大學的性愛回憶-搞了隔壁的刺青妹   校园小说 

自從上一次在小若家把小若口爆了之後,後來每天晚上她幾乎天天到我那裏報到,我跟她花樣也越玩越多,然後我的宿舍裡面就開始多了按摩棒、跳蛋、遙控按摩棒、角色扮演服裝、乳頭夾、乳鏈、腰鏈、手銬、口枷等等...這些各式各樣的情趣玩具。

不會有人要問我哪裡買的吧?網路上通通都有,直接網夠看是要送到宿舍還是送到便利商店貨到付款都可以,真的超級方便。

還有上上一次半強迫式的搞了容容之後,她對我的態度,似乎開始有了明顯的改變。

有時候在外面遇到,偶爾她會跟我打打招呼。

無聊的時候,我會打電話給她,常常我們聊天一聊就是聊到半夜兩三點。

對於這樣的狀況,小若並沒有說什麼,或許那是她堂妹的原因吧。

只要不干涉到跟她約會的時間,她其實給我的自由空間滿大的。

不過因為上次的事情之後,關於小文,這個刺青的女孩,我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好奇。

可惜自從在容容宿舍見過她一次之後,就再也沒見過這個女孩子了。

記得那是一個天氣頗有涼意的晚上。

本來小若說要來宿舍找我,不過因為他們系學會要開會,小若是系學會幹部之一,結果晚上她竟然臨時被叫去開會。

那天晚上就只剩下我ㄧ個人。

ㄧ個人看看A片、打打電動,無聊到那天晚上八點,忽然有人敲我宿舍的房門。

我的房間很少有人光臨,所以我想八成是小若終於解決掉系學會的事情,當下就穿著一條四角褲,讓下體挺著帳篷過去開門。

「小若,妳...」門一打開,只見一個長相英氣的女孩站在門前,她穿著一件半濕不乾的衣服,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小熱褲,頭髮濕濕的,臉上掛著一點水氣。

我看到那女孩子輕便的衣服下,胸口一對奶子把她的衣服撐的飽滿飽滿的。

那女孩子看到我愣了一下,我急忙把門關起來「抱歉,等一下。」

匆匆穿了一條褲子,我重新把門打開。

「抱歉、抱歉,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我禮貌的看了看門口的女孩。

這下子可不得了,這、這不就是小文嗎,就是上次在容容宿舍遇到的刺青妹阿。

「不好意思,打擾你了,疑?你、你好眼熟」小文一臉疑惑的盯著我看。

「妳忘了阿?我們在容容那邊一起喝過酒阿。」我無奈的自我介紹。

「啊,對啦,就是你,原來你住在這裡喔?」

「是阿,我住這邊,妳呢?不會妳就是我的新鄰居吧?」

小文一臉奸笑的點點頭,我真的看不懂她的笑容到底是什麼意思「我住在你隔壁,剛剛洗澡洗到一半好像沒有熱水了,快救救我吧。」小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尤其是她的聲音,標準讓人心軟的娃娃音。

「是不是沒有瓦斯了?」我拼命忍住自己打量她的眼光,原來是有求於我,難怪這眼光這麼奸詐。

聽到我的話,她立刻露出為難的表情「真的喔?剛剛房東也這麼跟我說耶,那怎麼辦?」

因為我們那邊宿舍的瓦斯必須要自己外叫,一桶瓦斯要五百五十元。

她點點頭「怎麼辦,我才剛搬來三天,之前兩天都是用上一個同學留下來的瓦斯,我不知道這麼快就用完了耶。」

「沒關係啦,那你要瓦斯行的電話嗎?」我正要轉身找電話號碼。

「可是...」她忽然叫住了我。

「怎麼了嗎?」我看她好像面有難色的樣子。

「可是我洗到一半耶,我是想說,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點瓦斯?」她低著頭用那種娃娃音拜託我,這樣的情況,我怎麼拒絕的了。

「喔喔,這樣阿,也是可以阿,那不然我幫你接一下管線。」我只好披了一件衣服,走到外面。

因為我們的瓦斯桶裝在後面防火巷裡,我只好跟她一起走到小巷子裡面。

「妳的瓦斯是哪一桶?」我走在她後面,探頭看了看那並排在一起的瓦斯鐵罐。

她看了看,指著第三桶瓦斯「應該是這一桶,剛剛房東有跟我說是第三桶。」

「恩,那、那借我過一下。」我挪動身體。

「喔,好,那麻煩你了。」她努力的把身子往後靠。

可是那個防火巷實在很窄,加上瓦斯桶根本就佔掉了一大半的空間,我只能貼著她的身體,努力的跟她交換位置。

記得我的胸口貼在她那對奶子上面的時候,她緊張快速的喘息聲打在我脖子上,我的眼光順著她的領口往下滑,似乎再她的胸口上也有刺青,不過光線實在太暗了,我看不清楚。

因為在外面住久了,換瓦斯這種小事情,對於我們工科男生來說,其實只是小事一樁。

我幫她換好瓦斯「好了,應該可以洗了,等你洗好再跟我說,我再換回來。」

「謝謝、謝謝你。」

我們兩個一前一後走出小巷子,走在後面看她渾圓又彈性的小屁股,那時候真的恨不得能爪上一把,不過我的理性壓抑了我的獸慾。

我乖乖的走回房間,她在房間門口又跟我道謝了好幾次才進去。

我把A片關掉,等了大約三十分鐘,她果然又過來敲門。

「洗好了?」我把門打開。

那女孩子站在門口,用她燦爛的笑容看著我「恩,洗好了,謝謝你救我。」

「沒那麼誇張啦,那我去把瓦斯換回來,妳明要去上課之前再叫瓦斯就可以了,他們會自動幫妳裝好。」我邊走邊跟她說話。

這一次,只有我ㄧ個人走進小巷子裡,自己把管線換回來之後,就看她站在巷子口等我。

「恩,這樣就可以了。」我本來想走回房間。

那女孩子忽然叫住我「同學,不好意思。」

「怎麼了嗎?」我疑惑的看著她。

「同學你那邊有網路嗎?」

「有阿,怎麼了嗎?」

「那、那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共用一條網路線?」

「妳那邊沒有?」

「恩,我這邊沒有,想說一起用一條,好像可以比較便宜。」

「這樣阿,是也可以啦,那我們去你房間看看網路線要怎麼拉。」

聽到我同意,她高興的帶著我走進她的房間。

可能是剛搬來不久吧,她的房間沒什麼東西,乾乾淨淨的還有一點點香味。

我走到牆邊「不過這條網路線要拉過來有點難耶。」

小文立刻皺起眉頭「真的嗎?這樣怎麼辦?」

「是可以把牆打一個小洞讓線拉過來啦,妳要嗎?」

「打一個小洞?我是沒差啦,可是房東不會罵人嗎?」

「就打一個小洞,等妳要搬走的時候,去買那種牆上的掛勾把洞貼起來就好啦。」

「那、那需要什麼工具?」

「恩,我去我們系上拿工具,明天我幫妳把網路線拉好。」

「好,那謝謝你了。」

隔天,我在系上借了一把鑽頭,我特地換了一個比較大一點的鑽頭,這樣就可以從小洞裡面偷看那女孩子的生活。

下午下了課之後,我就在小文的監督下,開始著手動工。

首先,我把她的電腦,移到房間的最角落,然後才開始挖洞。

小文看到那根兩個指頭寬的的鑽頭還皺了皺眉頭「需要挖這麼大的洞嗎?」

我拿起網路線那兩端粗大的接頭「我也不想挖這麼大洞,可是不挖大一點,接頭怕會過不去。」

聽完我的解釋,小文才乖乖的安靜下來蹲在一旁看我工作。

弄了老半天,我才終於把洞挖好,順利的把網路線牽過來。

我們那時候的網路可不比現在,那時候我們都要自己用分享器分享線路,那像現在這麼好,中X電信業者直接給你四個孔。

還好我之前一年級上學期住了半年學校宿舍,我有自己買了一台IP分享器。

我把分享器設定好,然後就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
小文滿意的看看我「唷,不錯耶,謝謝你啦,難怪我們商科的都說有個工科的男朋友不錯,水、電、網路你們都可以一手包辦啦。」

我無奈的看看小文「喂,妳這是需要一個工人吧?」

小文不置可否的笑一笑「阿,你幫我這麼多忙,我請你吃個飯吧。」

我還是客氣的搖搖頭「不用啦,小事情而已,不用這麼麻煩。」

小文瞪了我一眼「本小姐請吃飯,還沒人拒絕過我呢,放心啦,我們不用出去吃阿,可以買回來。」

「買回來喔,那倒是可以。」

「好,那你在這裡等我一下,我去巷子口買鍋貼,你可以玩我的電腦。」

我們學校巷子口的鍋貼超好吃,不是我在說,好幾次淩晨三點我出去買消夜,鍋貼店還是大爆滿,光是排隊就要等一個多小時。

想吃嗎?竹南山區自己去找。

坐在小文的房間裡,我抓了彈水阿給下來玩。

彈水阿給就是現在的爆爆王,只是以前叫做阿給,這遊戲剛剛出來超紅的,我很喜歡拿這遊戲來殺時間。

打到一半,小文就回來了。

她提著兩盒鍋貼跟一手啤酒「可以開飯了。」

我把阿給丟著,那時候宿舍的桌子都拿來擺電腦,我們就只好直接坐在地上吃鍋貼。

小文其實挺能喝的,那天的啤酒幾乎都是她一個人喝掉。

沒辦法,我酒量不好,不好就要承認。

鍋貼吃個精光,酒我才喝了一瓶,小文似乎臉上開始泛紅。

忽然,她的手機響了。

她拿起手機對著我說「噓,不要說話喔,我男朋友打的。」

我只好乖乖的縮回坐位上去繼續打我的阿給。

就聽小文跟電話那一頭的主人越聊越大聲,我當然會不自覺得偷聽他們在聊什麼,聽到後來才發現,他們根本就是在吵架。

小文狠狠的掛掉電話之後,她走到我身邊「喂,我問你,你們男人是不是到手了之後就不知道要珍惜了?」

我被她的話問的有點莫名其妙「不、不是全部都這樣吧。」

小文自己喝起酒來「不是嗎,那你是不是?」

我一邊打阿給一邊搖頭「我不是阿。」

小文把酒一放「你騙人。」

我回頭看看她「小姐,你喝醉了吧。」

小文推了我的肩膀一把「我沒醉。」

我看她搖搖晃晃的樣子「妳都快倒下去了還說沒醉?」

小文扶著我的手「至少、至少我那一天沒醉,你說,你是不是看到我的蝴蝶?」

這小妮子那一天果然沒醉。

我故意裝做不知道「什麼?什麼蝴蝶?」

聽到我的話,小文忽然跌倒在地上,兩行清淚就從她眼裡流了出來「難道、難道我就這麼沒有魅力?你明明看到了也不願意承認,在我房間裡面還能夠打阿給,剛剛我男朋友還說要跟我分手。」

我這才趕快把遊戲關了「好好好,妳不要哭,算我怕了妳可以嗎。」

小文把眼淚一擦「那你說,你是不是看到我的蝴蝶?還有,容容不是叫妳姊夫嗎?你們兩個那天為什麼在浴室...」

這下子可好,那天的事情果然全都被她聽到了,雖然我也不怕她知道什麼,不過這種事情被當面講出來的感覺總是怪怪的。

我走到小文面前坐下「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,總之妳不會懂。」

小文忽然狠狠的抓住我的衣領「你也說我不會懂,我男朋友剛剛也說我不會懂,你們男人到底想怎樣?」

我心裡也有一點火氣上來了「怎樣?妳想懂是不是?」

小文放開我的衣服「對,我想懂。」

我忽然一把抱住小文,右手直接揉上她那柔軟的胸部。

小文被我的動作嚇到了,不過她並沒有推開我。

我看她沒有反抗,當下一隻手就悄悄摸進小文的衣服。

說真的,她胸部的形狀真的非常漂亮,不管是跟小若還是跟容容比起來,她的奶子絕對勝出,不是大小,而是那個形狀,完美的水滴狀,椒乳挺拔的完美撐住肌膚。

「嗚...不、不可...恩...」小文用那種欲拒還迎的態度,更快速點燃我的慾火。

她只是拉扯我的衣服,手上推開我的力道卻一點也沒有。

我知道她心裡矛盾,想推開我,又有點期待接下來的事情。

我一邊搓揉著她的奶子一邊緩緩把她的小短褲脫下。

蝴蝶。

小文大腿根部那隻極其淫亂的蝴蝶又一次暴露在我面前。

「不、不要看...」小文羞澀的想把她那隻淫亂的蝴蝶遮起來。

不過我霸道的把小文壓住,用我的嘴狠狠封住她的小嘴。

酒精味,很濃。

感覺到她的小香舌已經羞澀的滑了過來。

我貪婪的吸允著她的唾液。

小文的眼神似乎有些迷濛,眼淚,再一次從她眼角滑落。

我不是不懂憐香惜玉,不過現在,不是時候。

我毫不留情的把小文的衣服扒個精光。

這種時候的男生,強勢一點是絕對要的。

軟弱、放鬆,只會讓到手的鴨子飛走,當然,這種強勢不是暴力。

她的身段,真的不錯,雖然沒有容容那麼完美的身材,不過她身上的那些刺青,絕對讓我在視覺是是一大刺激。

她除了背後跟大腿根部的刺青之外,光溜溜一絲不掛的她,胸口還紋了一條魚,是彩色的魚。

關於性愛,小文的個性好像跟我想的不太一樣。

原本我以為她會是跟小若一樣的那種淫蕩,不過想不到,被我扒個精光的她倒是挺羞澀的。

說句老實話,不要以為那種會刺青的女孩子都是蕩婦,她們只是有個性,很多時候她們甚至比一般的女孩子還要更羞澀、更嬌嫩。

小文雖然不像容容那樣內向,不過至少也不是小若那種放蕩的個性。

我緩緩把我的嘴從她的小嘴上移到她的胸口。

說句老實話,當我在舔她奶頭的時候,看到那條魚在那邊晃來晃去的感覺真的挺特別的。

乳首被我含住,小文悶悶的嗯了一聲。

躺在地上,她抬起頭。

我發現她的下體不斷扭動著「怎麼了?想要了?」

小文原本閉著眼睛,聽到我說話之後,她把眼睛睜開「你喝醉了嗎?」

我一手撫摸著她的小蝴蝶「我醉了,妳呢?」

小文忽然用她水蛇般的兩條腿纏住我的腰,然後羞澀的別開頭「我也醉了。」

我用一種似笑非表情看著她「既然都醉了,那妳轉過去。」

小文疑問的看著我。

我躺在地板上,然後讓她反方向趴在我身上,一個標準的69式。

小文害羞歸害羞,她卻也是一個很上道的女孩,就在我的舌頭鑽進她那隻小蝴蝶的同時,我感到自己的肉棒也被一個濕黏、滑膩的小嘴巴含住。

我不知道小文跟他男朋友都怎麼做愛,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,她的口技絕對不會輸給小若。

那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小若的口技是用嘴巴包覆著我整根肉棒,可是小文不太一樣,她大部分是用舔的,由下而上的舔,那緩慢的感受仔細的傳達到我每一根神經。

小文忽然停止了動作,她坐了起來。

我看著她泛紅的身軀「怎麼了?」

小文的身體慢慢的靠過來,然後用她的手輕輕套弄著我漲到發紫的肉棒。

她貼近我的耳際「想要...」

她的話,彷彿有一種催情的魔力似的。

我狠狠的吻了她,接著就霸道的把她壓住。

她那隻小蝴蝶完全在我面前展開翅膀了,說真的,女孩子在大腿根部紋身,做愛的時候真的會讓人受不了。

抵著她的蜜壺「我進去了喔。」

小文害羞的把臉別開。

我把腰一挺。

「恩...」一個沈悶的呻吟聲從她的喉嚨間傳來。

整根沒入。

就在我插進她身體裡面的時候,我明顯的感受到她的大腿拼命的夾住我的身體。

我看她皺起眉頭痛苦的樣子「怎麼了?很痛嗎?」

小文搖搖頭。

我正想把肉棒退出來,小文卻緊緊的抱著我「不要走...太久沒做了,有點痛,等一下就好了。」

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小文的下體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鬆垮,甚至要比小若緊多了。

一直到現在,我才真正知道,刺青妹並不是都像我想像的那麼淫亂。

但是說規說,我都已經騎到她身上了,總不可能現在才臨陣退縮。

「妳忍著點,我要開始動了喔。」

聽道我的話小文只好點點頭。

緩慢而有節奏的,我開始自她的蜜壺裡抽送著我的肉棒。

小文的呻吟聲很特別,是一種有韻律、有節奏的呻吟聲。

感覺到她熟悉了這個速度之後,我就開始慢慢加速,她那隻蝴蝶彷彿在飛舞似的一開一闔。

她的頭髮亂了,眼神迷惘了,我知道她也漸漸的享受著肉體上的快感。

『啪、啪、啪』

我們越做越瘋狂,原來這小妮子是屬於慢熱型的,不是她不淫蕩,而是我們對彼此的身體還不熟悉。

小文一邊閉上眼睛享受著肉體上的快感,一邊自己用手撫摸著自己的奶頭。

我的腰部配合著她的節奏晃動,每一下抽送,我都可以感覺到在我跨下宛轉承歡的小美人已經完全融入性愛當中。

忽然。

小文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,她就像一條待宰的羔羊一般把自己的身體掛在我的脖子上。

「阿...要去了,我要去了...恩...」

她胸口兩顆嬌挺奶子不住晃動,小文高潮的時候,她還故意把舌頭伸出來。

這大概是她的習慣吧。

看到一個正咩把舌頭都伸出來了,我馬上把她的小香舌給吸進嘴裡。

抽蓄,小文的下體忽然一陣抽蓄。

她緊緊的把我抱住「阿....去了....去了啦...阿....」

打鐵趁熱,看到她身體變得這麼敏感,我把她整個人抱起來,下體抽送的速度繼續加速衝刺下去。

被我激進瘋狂的抽插,小文敏感的趴在我肩膀上「不要...不要...好敏感,不要了...」

聽到她的求饒我根本不理她。

『啪、啪、啪』

淫蕩的肉體交合聲迴盪在整個房間裡,她原本就瘦弱的身體被我強勢的撻伐著。

小文的身體又開始劇烈抽蓄著「好...好奇怪的感覺...阿...」

或許是知道了求我也沒有用,小文猛的一口朝我肩膀咬去。

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痛楚、興奮感覺從肩膀上傳來,我更加不客氣的朝她早就泥濘不堪的蜜壺進攻。

她大腿上的小蝴蝶也因為肉體的撞擊而變成粉紅色。

剛直的肉棒在她柔嫩的腔道裡面盡情抽送的感覺真的非常舒服,我一邊舔著她的耳朵一邊再一次的把她送上高潮。

忽然從肉棒頂端傳來的麻癢感覺,我知道這場性愛終於到了尾聲。

「我射在裡面喔。」我在小文的耳邊輕輕的說著。

小文急忙用力的搖頭「不...不可以...會...會懷孕...」

我強勢的抱緊她的身體「不管,就是要射在妳身體裡面。」

小文有點掙紮「不..不可以啦....今天...恩...今天很危險...不可以...」

那股麻癢的感覺來的更快了。

我立刻加速抽送的節奏。

小文歇斯底里的搖頭「不行...不行...求求你...不行...」

最後,我把肉棒抽離她的小穴。

「射了....」我把她放在地上,讓滾燙的精液全部灑在她的胸部上。

其實說要射在她裡面當然騙她的,說說而已,就連容容我都不敢射裡面,更何況是她。

小文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看著她躺在地上滿足的喘息,她的蝴蝶還在顫抖,她的小魚還不斷起伏著。

我躺在她身旁用手輕輕撫摸著她被我幹到又紅又腫的小穴。

『嘟嘟嘟..』

她的手機響了。

小文瞇著眼睛拿起來看了一下。

手機上寫著「寶貝老公。」

小文想也不想就把手機按掉「不想接。」

我一邊吸允著她高漲的乳頭一邊搓揉著她的小穴「這麼絕情阿。」

小文嗯了一聲「恩...誰叫他...誰叫他兇我...恩...不要摸...」

我看她一臉羞澀的樣子,她椒乳的那條魚上還沾滿了我的精液呢。

『嘟嘟嘟...』

她的手機又響了。

小文看了一下「煩死了,不想接...」

我把她的手機拿過來,她的手機邊響邊震動著。

小文看著我「做...做什麼?」

我直接小文的手機貼在她剛剛高潮過後還敏感的腔道口。

或許是一波波的震動加上一想到來電的人吧,小文啊了一聲「阿...不要...好癢,你很壞耶。」

看著來電顯示上面的寶貝老公,我臉上露出了一抹勝利的微笑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女校長的艷遇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