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哥華少女1   校园小说 

01公車路上的淩辱



我叫梁雅菁,小時候隨著父母一起從台灣移民來到加拿大,在我念完中學後,家人便賣掉了西區的房子回流台灣去了,剩下我自己一個人在溫哥華繼續念大學,跟我兩個室友潘欣欣和千代美和子一起租房子住。我們三個都念同一所大學,她們的情況跟我差不多,欣欣家人都在台灣,自己一個人在這裡;千代美和子的父母在日本,還有一個比她小四歲的妹妹獨自在維多利亞念書,所以不住在一起。



那一年我20歲,在大學已經念到三年級,有一個已經出來工作的男朋友。我的身材算是嬌小的︰5尺2寸高,93磅,32C、23、33的身材還算標準。欣欣比我大一點,身材比我好︰有5尺6寸高,才105磅,34C、24、35的身材真是沒話說。美和子在我們三個當中是大姐姐,正在念研究生,樣貌有點像藤原紀香,笑容甜甜的,5尺7寸高,110磅,34D、24、36的魔鬼身材,絕對是任何男性看了就想立刻干她的性幻想對像。在性愛方面,我們三個都是算蠻開放的女孩子。



我問我男友比立喜不喜歡千代美和子和潘欣欣的身材,他賣口乖的說他比較喜歡像我一樣嬌小的,不過聽了還是稍微讓我平衡了一下。說這也是讓我蠻難過的,雖然不少朋友說我像個芭比娃娃那麼可愛,比例跟臉蛋都不錯,大可去參選華裔小姐,但因為身高太矮了,也只能當平面model,拍些美美的照片而已。



那個星期六我男朋友找他以前的高校同學要去Disco,他同學說想看看他的女朋友,比立就一直要我去,我也不是不喜歡去,不過比立居然要我穿的很性感,因他認為這樣才能讓他同學看到我的身材,也才會羨慕他。在溫哥華,每逢夏天女孩子都會穿著得很少很惹火的樣子,大家像要爭取在短暫的夏日裡盡量去展示自己的身材包括那些體重200磅以上的胖婦。



我拗不過他,只好答應穿的sexy一點了。所以那天我穿了一件低胸的白上衣,是細肩帶的,但是背後只有一個細繩系著,然後配了一件紅色的七分袖罩衫,當然我裡面是沒有穿內衣,因為背部要露是沒法穿內衣的。白上衣不算薄,所以我的乳頭從外面應該是不會看到的,不過走起路來胸部會波動得很顯眼那是免不了了,下半身就配了一件薄短裙,是淺藍色絲質裙。比立還要我不要穿絲襪,我想天氣熱,又要跳舞,我也不想穿,因為我的腿白白晰晰的不穿絲襪也沒多大差別吧!最後再配上一雙新買的白短靴,我想應該夠sexy了吧。



下午本來比立要開車來載我的,臨時因為另一個女同學楊宜文要他幫忙去接,她比較遠。「雅菁對不起,Eva臨時耽誤了,所以我先去接她,比較近,先坐公車過去好了」。不會是Eva要借機親近我男朋友吧?想想真不是味道,無奈的我就只得搭公車了。



現在這個時間是傍晚最塞車的時段,等了老半天公車終於慢慢地開來。車上人不算多,但是沒有位子是一定的了。車子慢慢地開著,車上的人也越來越多。到了學校那站,一堆高中男生搶著衝上來,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全擠在我旁邊。



我抱著一根柱子像是被包圍了一樣。現在的我真是有點後悔穿這麼少,這些小男生該不會胡亂來吧?身旁的汗臭味真是讓我全身都不舒服。雖然說是小男生,但是身高好像都比我高4、5寸以上,他們說話也真的很大聲,聽起來他們像是學校的冰棍球隊的,有點臭屁的樣子。



我故意裝著不理,不過握斜前方的男生卻一直盯著我看,讓我真的蠻不自在的。沒多久因為人更多了,我後面的男生像是很故意的往前擠,我知道這時已經有人用手隔著薄裙貼著我的臀部了。更跨張地是另一只手竟然伸進了我兩腿中間的腿根部,我得突然將我的大腿夾緊,真的把我嚇壞了!因為我穿的是白色透明的丁字褲質料非常少,他的手幾乎已經碰到我的陰部了!我不得不輕呼一聲「嗯……」並且稍微作往後回頭的動作,希望他們能收斂一點。



不過顯然是沒用的了,另外一只手沿著我的罩衫伸進了我的後背,我本來想叫的,不過想想只是小弟弟們好奇摸幾下吧也就只消極得抵抗了。但是這些小鬼真是人小鬼大,伸進背後的手居然解開了我後面的系節,在我光滑的背部上下遊走,我的露背白上衣只剩下上面掛在我脖子上的兩條細線撐著。



其實我也沒法顧他了,因為伸在我腿根部的手雖然我的腿夾著,但手指已經在撥弄我那超薄又小的內褲了。丁字褲都是到陰道附近才會從一條線分出一小塊透明布,他的手指似乎想從後面的線部分透過來伸進我的陰道,弄的我下面好癢,手貼著我臀部的家夥更可惡,居然慢慢地將我的薄短裙貼著臀部往上扯,我的臀部幾乎全露了出來。而我抓欄杆的手被兩個同學握住了,他們的力氣真的不小,這時我除了夾緊雙腿也不知道要怎麼阻止了,只好希望他們在公車上最多也只是摸一摸也就算了。



前面那個盯著我的男生一邊看著我被侵犯,一邊問︰「小姐姐長的好美喔,可以跟作朋友嗎?」這時我還沒回他,那只上面的手居然從後面整個手掌握著我的右胸,還愛撫我的乳頭,而下面那只手已經順利地把手指伸到我的陰道裡面在攪動了。



從裙子被掀時我就已經弄不清有幾只手在搞我了,一只手從從後面繞到我前面伸到內褲裡摸我的陰核,好像有兩只手在摸我的臀部,他們好像是故意圍著我,這樣別人才看不見。從來沒有過這麼多的手在一起弄我的最敏感部位,我感到乳房在發脹,乳頭被摸得硬了起來,下面早就被弄的好濕了,「噯…呵…嗯…嗯……」我忍不住低聲地呻吟著。



「可以跟我們做朋友嗎?我們是學校裡冰棍球隊的。」「可以…呀!可是…嗯…你們能不能放過…嗯…姐姐呀?」我求饒地顫著聲說,旁邊的同學起哄說「放過可以呀!先陪我們去玩一天一夜!」「不行!我今晚有約會的」我一邊說時有一只手已經把我的內褲拉脫到大腿上了,「Oh! No!……干嘛呀?」我低頭看那家夥用美工刀把我的內褲割斷一端,輕松地把它褪了去,我底下頓時變得涼颼颼的,另外抓著我手的那同學把我的背包搶了下來。



「你們太過份了喔!把背包還我否則我要大叫了!」我被嚇得面無人色。



「哼哼!小姐姐盡管叫吧!只要一叫的話我們就一口氣把的衣服脫光!現在身上的迷裙跟露背小上衣猜我們脫的會不會很快呢?」



我心想沒錯,這幾個大男生一哄而上的話只要幾秒鐘的時間,我相信我身上一定只會剩下腳上穿的白短靴了。我再不敢反抗,誰知道他們有沒有暴力傾向?只好自認倒黴。心裡想只要盡快滿足他們就會放我走,所以我放棄了所有的掙紮,任由他們肆無忌憚地褻玩著。反正在公車上他們也干不了什麼,最多摸摸而已。不過他們手中的動作卻愈來愈過分了,「你們…到底想怎樣呀!嗯…哎……」我急問著,心裡開始慌張。雖然我在跟這小男生談話,但其它人的手完全沒閑著,我被摸的都有點站不穩了,我上面的乳房早已被兩只手占領在揉躪,「小姐姐的乳頭硬了哦!你是不是想引誘人強奸你呀?穿一件這麼方便我們的衣服。」居然有人在我的耳邊這樣說,他的話讓我羞得滿面通紅,心房繃繃亂跳,下面的災情更慘,一只手在前面摸我的陰核,一只手伸了兩只手指插進我的陰道在前後抽動,那邊已經濕透了,還有一只手現在居然在摳我的肛門。「唉…啊喲…你們太……唉唷!……求…求你們住手…好嗎?……喔…呵…」我雙腿發軟,內心一片空白,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急速,已經快要無力呻吟了。



「那今晚會玩到幾點?我們明天放假想找出來玩可以嗎?」「我去BB Disco,晚上十二點或許一點才會結束吧?我到時得回家的」我的思維被感官刺激完全占據了,竟然如實的回他。



「那好吧!我們十二點半在Disco門口等喔!這皮包就當抵押。」這小男生真的太賊了。



「姐姐你別怕,我們不會傷害你的,只是想你這樣酷的美女陪我們玩,我們也想跟你作朋友的」他裝作是有點誠意地說。不過我也無暇去管他騙人的誠意了,因為這麼多手已經摸得我差點要大聲呻吟出來了。「好好!我答應…你們,啊……別再這樣…摸我了,這是…噯…公車呀!」



「同學就饒了小姐姐吧!」他像個小領袖在命令,大家果然都停了手。我腳一軟往下跌,他搶前扶住了我,還順手在我胸部捏了一把。「噢!謝謝!」真得謝他,否則我真的一屁股會坐在地上。



「還不知道小姐姐的芳名是?」



「我叫雅菁,草頭的菁。」



「真的是好聽的名字!」旁邊色迷迷的同學回答。



「我叫安祖,是冰棍球隊的隊長,我們是學校冰棍球隊的,雖然我們剛對有些不禮貌,但我們並不是不良少年喔!只是真的太吸引人了!」他嘴甜舌滑地說。



「雅菁姐姐我們不會欺負的!」旁邊的同學幫腔地說。



「那可以先把皮包還我,我們才能作朋友。」我說,心想在公車上你們都敢這麼猖狂侵犯我,還不算欺負呀?要是周圍沒有旁人你們不輪奸了我才怪。



「好呀!不過我要家的住址跟電話。」安祖回我。



「……好吧!」我無可奈何地說。



「不可以騙人喔!」



「包包裡有總不會騙了吧!」我只有如實告訴他。身旁的同學把我的資料抄了下來,安祖就把包包還給了我。



「雅菁!那晚上十二點半我們在Disco門口等喔!」



天啊!他們真是有體力,那麼晚還要等我,我也只好答應了。



「你們那麼晚想去哪玩呀?」我問道。「夜遊!」有同學回。



「你們要等我到十二點才出發夜遊呀?」我訝異地問道。「不,到時我們會來接的。」安祖說。



「但到時我累的話你們不能怪我喔!已經跳一晚的舞了!」「不會,累的話可以睡車上,我們有朋友開車的。」割斷我內褲那家夥回。



那麼晚有什麼好夜遊的?想到他們堅持要約我今晚出來,很可能會集體對我性侵犯,心裡感到惴惴不安,但剛才已被他們摸得興奮起來,對他們不懷好意的邀約竟沒有拒絕,「好吧!那晚上見了喔!」車已到了百老彙西街,我的站剛好到了,不好意思要回我的內褲,反正也已經被割斷不能穿了,我只好匆匆地下車,走時還聽到他們說「這透明小內褲能包住她那邊多少?」「不過她好像沒什麼陰毛應該包的住的…」真是害羞死了
评论加载中..